我已经不知道自己在唱什么歌了。
只是尽全力把歌词喊出来。畅快,无忧。
这是一种发泄,只有我知道。
歌到了高潮的部分。
我双手攥紧了话筒,身体下探。紧闭双眼。竖起耳朵。
来了…
我用尽全身的力气,对着话筒大声的吼:
“理想今年你几岁
你总是诱惑着年轻的朋友
你总是谢了又开 给我惊喜
又让我沉入失望的生活里
…”
然后,泪在眼睛里打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