摇小树Vol.26 | 520

什么是520?

是少年时桌子中间的那根线。作业本上工整的字,放学路上甩来甩去的马尾辫。是课间的皮筋,蓝白的校服

是年轻时北京的冬天,下雨天120路公交的车站。是二环内,院子里有树的破旧平房。是朝内菜市场的大饼。是每次从街角冲出来的拥抱。是燕京和烤串。是半夜老院子里的长椅。是哪本漂泊杂志。

是中年时妇产科医院的走廊,是第一次抱着他的激动和对我的笑。是叫我的第一声爸爸。是哪句“把他带到这个世界拯救我”。。。

摇小树Vol.25 | 请放松

不要有太多压力。当压力来的时候,很多麻烦也会到来。这个世界并不完美,人、事情都是,我们需要学会去接受这些。冲动是年轻时候的锋芒,现在需要的是淡定从容。

不要在意别人的看法。当你想停下来的时候,请深呼吸让自己慢下来。然后全身放松,倾听内心。不要勉强。

当你放松的时候。你会看到光,风也会变得柔软。你的世界会是彩色的。你会开始笑,会变的沉稳且有礼貌。会创造出一种氛围和气场,围绕着你。你的意志会更坚定,会有面对一切的坦然和勇气。会有清晰的思维和敏锐的直觉。然后回归本来的自己。

所以,请放松。

摇小树Vol.24 | 三五后,起飞

在这个社会,不知什么时候35岁变成了一个男人的人生分水岭。好像过了这个年纪不混个一官半职,不买几套房子,不开辆好车。这个人就要被打上了失败的标签,被人嫌弃。

为什么呀。

先不说古今中外35岁前默默无闻,之后取得巨大成绩的人物比比皆是。但就是一辈子默默无闻,平躺生活又如何。

整个社会在焦虑,现在的人好像已经等不了大器晚成了。看着自媒体里各种百万年薪,千万豪宅。好多人已经集体高潮,觉得这些东西毕业几年就可以得到。对成功者的无限放大,对失败者的无情贬低。

如果说35岁的是人生的转折点。那也是滑行了35年后即将要起飞的时刻。是要进入人生最精彩的时刻。肯定会有恐惧,但也会有精彩和收获。需要做的就是坦然面对,迎接各种可能和结果。

人生是一次旅程,结果都一样,但经历不一样。

摇小树Vol.23 | 新航海时代

小树同学大概4岁的时候。我问他长大了想做什么?他说要当宇航员。于是我给他买了一个乐高版的土星5号,用了4天的时间把它给组装起来,送给他当礼物。希望他能够有机会实现自己的小目标。

如果退回几年,我会觉得当个科学家比宇航员可能跟能实现一点。但是这几年航天科技的发展,然后中国的探月和空间站的发射。spacex的猎鹰火箭和老马同学的占领火星计划。突然让我感觉有生之年好像有希望可以看到再一次登月。小树同学那一代一定能看到说不定还会看到人类登陆火星。所以,当宇航员这事貌似还有可能实现。

接下来几十年可能就是星际大航海时代的开启。。。

摇小树Vol.22 | 贴着水面看

当你在游泳池里或者在浴缸里的时候,会不会贴着水面看。如果没有建议试一下。会有不一样的奇妙感觉。

我第一次这样做,是小时候偷偷跟大孩子去水库里游泳的时候。

那时候水很清,因为那时候还小身高不够高,跳进去水就没过了颈部,视线刚好跟水面平行。顿时就感觉整个世界被压缩分割成了上下两个空间。你既可以看到水上的世界,也可以看到水下的环境。向上阳光灿烂波光粼粼,向下安静和谐深邃神秘。周围声音忽然变的很小,而心里的声音却变的很大。
我很喜欢这样的感觉。可以瞬间屏蔽掉干扰,减弱其他的感官。你就像站在一个路口,一个人同时面对两个世界,你可以选择潜下去或者浮上来。

而后,在海里、泳池里、浴缸里都喜欢埋在水里,只留一双眼睛看世界。

摇小树Vol.21 | 放屁困境

偶尔看到小树同学在看一本《深夜放屁大赛》的绘本。于是自己也不免好奇地看了一遍。惊诧于屎屁尿故事的背后竟然有这么有趣有料。放屁说明动物们消化系统不错,看到这里,我问小树:“动物们放屁是身体健康的表现,那我们人呢?”孩子撇撇嘴:“人也一样呀,身体健康就会放屁。” 

据说日本古代还专门有一种职业,叫“屁负比丘尼”,有人会专门在贵妇人放屁时踊跃举手,自豪的承认是自己放的。时间长了,关于放屁的烦恼,还有了一个专属名词——“放屁困境”。

之前关于一个放屁困境的调查,显示54.2%的人在交往两个月到一年之间才会突破放屁困境,少部分人在交往一年之后都没有在伴侣面前放过屁。

放屁确实是件自己不能控制的事儿,会让人感到尴尬,可毕竟两人未来的日子里,抠脚、打嗝、放屁那就是常态。谁要是愿意在你面前做这些,那也算是真爱吧:)

摇小树Vol.20 | 跟自己聊聊

说“孤独”听起来有点矫情,可是有时候还挺享受这种感觉。

并且在这种感觉下,会想一些很奇怪的问题,比如我为什么是我?如果这个世界是个游戏。有时候特别想打开第三视角看看自己。这种想法很奇怪,会有种分裂的感觉。

为什么会这样呢?

一个自己是经过生活或者社会深刻教育的我。学会了一些“为人处事”的技巧和活着的技能。一路过关攒积分买装备,做事权衡利弊,量化一切看世界。比如,城市多大、房子多高、票子多少、年龄多小。

另一个自己像也从来没变过。喜欢看地上的蚂蚁天上的云。空想美好特别执拗清高。感性且脆弱,看电影会哭。。。

有时候觉得自己投胎过程是不是出现了bug。让两个灵魂塞进了同一身体里,并且特别两极。

嗯,我想跟自己聊聊。

摇小树Vol.19 | 京蹲

有一种姿势叫京蹲。不一定是北京,在北方很多地方都有这习惯。虽然看上去有些不雅,但是“蹲”下来看世界的视角不一样了心境也不一样了。

就像你多久没有看过路边的蚂蚁。

小时候你可以很在意一些小的事物,长大了社会教育我们要做人中龙凤。大家变的都很着急也很高级。穿好的衣服,去高级餐厅,想把自己变成别人眼中优秀的自己,却很少听听自己内容真实的声音,生活过的特别紧。其实不必这样,时间久了你就会发现,其实没多少人会真的在意你。你需要做的是放松自在的做自己。比如夏天的晚上,哥几个蹲在马路牙子上,来一瓶燕京,互相聊着天儿吹着牛,看着路上形形色色的人和车从眼前经过…偶尔碰个瓶,仰脖大口地喝一大口,然后痛快的打个嗝。
就是这样,蹲下来自由随性的活着,站起来努力的人五人六。

摇小树Vol.18 | 胖了

一直觉得发福是件很可悲的事儿。然而人一到中年,一段时间每天减压式的各种大吃大喝,白酒几两啤酒几瓶,长此以往,再加上经常熬夜,无法逃避的就是日益增加的体重。

最近过了过磅发现自己的体重也创下了历史新高,感觉要出栏了,摸了摸身上的肉感觉只有肚子再变大。记得上学时自己可以轻而易举地做几十个引体向上,俯卧撑。1500米也是轻轻松松。可如今这体重俯卧撑5个都做不了,手臂无力,真是太悲催了。

减肥吧!我不想成为一个胖子。(第N次开始)。

我开始准备起各种装备。运动手环、跳绳,瑜伽垫、健身手套、衣服鞋….我开始把希望寄托在它们身上。老毛病果然改不了,形式总要大于内容,干什么事情结果是其次,“姿势”一定要对。

期待几个月后的好消息。希望这次能够坚持的久一点吧。

摇小树Vol.17 | 笨拙的爸爸

小朋友的想法也许是最简单和直接的,所以有时候听起来特别的有趣。比如他对我不满的时候,会说“你是个笨拙的爸爸”。哈哈哈哈,我还是蛮喜欢这个称号的,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用笨拙这个词。

我最早的记忆是在4岁的时候。可能8岁前的人生还是模糊的,所以透过小树同学能看到年幼时候的我是什么样的。

跟小树同学的沟通,之前缺乏经验,总是用自己成人的思维去思考。他喜欢的动画和玩具在我看来太幼稚。我努力推荐优秀的动画电影,貌似他不是很感兴趣,也许我觉得的优秀只是我觉得。
自己小时候觉得父母不能理解自己。现在换位想一想,好像真的是大人不理解小朋友或者缺乏耐心。小树同学总有长大成人的一天,有自己的兴趣爱好,有自己的同学朋友,有自己的理想,有很多需要经历的事儿。

希望在这些来临之前,我可以始终成为他童年记忆里那个“笨拙的爸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