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

有人说人生是条路,就像《冈仁波齐》。
我想人生是一本书,等你老得时候可以自己读或者讲给别人听的书。
这本书讲的故事需要自己去写。或平淡唯美,或跌宕起伏。
我的这本书的前半部分叫寻找,后半部分叫执念。最后这本书的名字我想叫《漂泊的理想》
我要感谢北京这座城。他像一个北方的父亲,严厉且真挚。
他会教训你犯的错,告诉你男人的担当。又能包容你的倔强,给你机会去闯。
所以,每当做艰难的选择时。我都会毅然决然。
不是因为有多坚定。
是因为我想遵从内心、畅快淋漓写出那本书。
 
-落于26层

泡在咖啡里飞

在26层的楼道里,哥几个点着烟侃侃而谈。
从BAT野史到共享单车到创业项目,大家聊着特别起兴。
谈到高潮时,转身看着窗外。感觉离面前的北京城就差一个天使轮了。
一支烟尽,掐灭。推开楼道的门。大家又回到了现实。
这个行业太快了,看多了昙花一现的繁华后。
我更希望开一个小店。
让自己和理想泡在咖啡里飞…

短离

倒了两次地铁,我终于坐上了开往机场的列车。看了一下手表时间还来得及。
车上的人很多。我向列车头部方向移动,希望能找个座位。
车开动了,我找到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下。
窗外的景色开始离我而去,越来越快,越来越模糊…
我靠在椅子上,叹了口气。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我喜欢在这车上眯会儿。
也许是短暂的逃离让我有些许的轻松。
也许是我更喜欢在路上的感觉。
也许是我太累了

起跑线

小树你知道吗?
在你一岁生日的时候,我喝多了。
那天我说了很多话,心里特别高兴。
你的出现,让我觉得生命有了新的意义。
我知道不应该规划你的未来,但是作为父亲,还是会下意识的去畅想了一下。
这种畅想会让我重新审视自己的能力(能挣多少钱)。
最后发现,在挣钱这件事情上。老爸的能力确实不强。
因为这几年老爸都是靠理想活着的(包括生你)。
俗话说人生是条路,不能输在起跑线上。
但是我想对你说,当你老爸的N手改装28停在你同学爹的大奔边上的时候,你也绝不会跌份儿。
因为你那个时代,主要看(爹的)气质。
当然啦,老爸也努力的将28升级成70。
希望在这个既拼爹,又拼娃的时代。咱们一起与时俱进,奋勇向前…

操蛋的生活

跟往常一样,低头的走着。
这条街,已经走了很多次了。
前面路口右转。我直径的走过去,坐在往常的位置上。
“老板,2根油条,一碗豆浆,然后….”
“一个ca蛋”
我本来想换个样
最后还是惯性的点了一个蛋。
放下背包,打开手机,看着今天的新闻。我熟练的做着这些动作。
10分钟的时间很快把桌上的东西吃完。
付钱。
起身,离开。
然后,匆匆的走向前面不远处那栋楼。

这就是我每天过着的ca蛋的生活。

第一步

你站在我前面有些紧张。不敢看前方,一直看脚下。
知道这对你来说有点难,你很害怕。
但是必须让你自己去面对。
因为这只是开始..
可能你会跌倒。
经常的跌倒。
不要怕。
因为旁边的这个男人会拼尽全力保护好你的安全。
大胆的向前…
为了对面那个女人的微笑和期待的眼神。
走好你人生的第一步。
小树加油。

我已经不知道自己在唱什么歌了。
只是尽全力把歌词喊出来。畅快,无忧。
这是一种发泄,只有我知道。
歌到了高潮的部分。
我双手攥紧了话筒,身体下探。紧闭双眼。竖起耳朵。
来了…
我用尽全身的力气,对着话筒大声的吼:
“理想今年你几岁
你总是诱惑着年轻的朋友
你总是谢了又开 给我惊喜
又让我沉入失望的生活里
…”
然后,泪在眼睛里打转。

4月的天空

一阵短暂的疼痛,我摔坐在地上。
下意识的用手摸了一下头,拿到眼前一看。有血。
再看脚下的三角铁,心头一紧眼前有点晕

坐在出租车上靠在车窗向外看,很认真的看。
这条路之前走过,从来没仔细的注意过路边的景色。
现在却害怕错过一切。
车开得飞快,很快到了医院。
我被搀扶着踉跄的进了急诊楼
看到一个大大的电子屏幕上,显示的正在抢救中的人信息。
第一排那个人的年龄23岁,肺部感染,抢救中。
电子屏幕下有一个厚重的门,门里门外两个世界。
我转身透过窗看了看天,这是4月的天空,有点阴,有点冷。
耳边响着,喊叫声、哭泣声、警笛声…
然后被拽进了那扇门里。

春天来了

我拼命的向楼顶跑,后面有一群人在追。
我心里知道,到了楼顶也就没有路了。
我没有选择,被抓到就是死路一条。
因为我杀了人。
至于我为什么杀人,杀了什么人,我已经记不清了。
我呼吸急促,体力到了极限,大口的吸着气。
身上的每个毛孔都张开,向外躺着汗。
我努力的爬过最后一个台阶,
推开门,来到楼顶。
雾霾的天空,大型空调的噪音…
我无路可逃,来到了楼顶的边缘,然后向下看.
路上有很多行人,他们根本不知道在头顶。一个人走到了绝境。
我绝望了…
我想到我的父母…
想到很多…
耳边突然响起
“嗡嗡..嗡嗡…的声音”
我猛的睁开双眼,发现天已经亮了。
我向窗口看去,
意识到春天来了…

束缚

从26楼向外看,
本来没什么色彩的一栋栋楼房被雾霾环绕着,再加上路上闪烁着的车灯。
感觉,这个城市像经历过灾难一样。
虽然天气很差,街上的人已经很少戴口罩了。
和往常一样快速的穿梭在街道上。
可能大家已经习惯了这样的天气,
知道这是没办法改变的。
我呆在的写字楼有新风系统,但是感受感觉心被什么束缚着,感到呼吸不了。
于是,我快速打开了窗户。
一阵风夹杂的霾冲了进来…